首页  >   公益  >  正文

求助!濮阳这个环卫工人车祸重伤急需“熊猫血”救命!

三次车祸中先后失去四位至亲六旬环卫女工自己又惨遭车祸

 

她急需“熊猫血” 望您伸援手

3月6日,不少女同志在计划如何度过“三八”妇女节。但62岁的环卫女工毛喜梅,只能躺在市中医院重症监护室,人事不省。如果不是两个多月前的那场车祸,毛喜梅也会像其他人一样,迎来一个幸福的妇女节。车祸,像是毛喜梅命中躲不开的劫数,在自己出车祸之前,毛喜梅的生命里已经面对了三次车祸,四位至亲在车祸中不幸离世。前三次,这位平凡的女性都坚强地挺了过来,而这一次,她还能挺过来吗?

环卫女工清扫马路时被撞成重伤

 

时间回到2018年12月27日。

这天早晨,家住东方花园小区的毛喜梅,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上班。作为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的一名环卫工,毛喜梅的工作地点就在小区外的马路上,她每天兢兢业业,将自己的工作区域打扫得干干净净。

谁也没想到,一场灾难正悄悄降临。这天早晨7时许,毛喜梅正在市区绿城路与历山路交叉口西500米处打扫马路,一辆银灰色日产骐达轿车飞快开来,硬生生撞在了毛喜梅身上。毛喜梅被汽车撞起,落在轿车上又弹飞20多米远。几十米外,就是自己的家,毛喜梅再也不能像平常一样下班回家了。

当女儿刘瑞娟接到电话时,毛喜梅已经被拉进医院接受紧急抢救。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妈妈,刘瑞娟泪流满面。她怎么也想不到,早晨出门时还叮嘱自己要吃早饭的母亲,说昏迷就昏迷过去了。作为母亲目前唯一在世的一个孩子,刘瑞娟哭着向医生哀求,一定要将母亲抢救过来。

更为严峻的是,经验血发现,毛喜梅的血型比较特别,是Rh阴性血。这种血型由于较为罕见,也被人们称为“熊猫血”。医院血库紧张,不得已紧急向市血站求助,血站又紧急联系几名“熊猫血”志愿者,才让毛喜梅能够顺利做完了手术。

今年1月1日,毛喜梅先后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在重症监护室为期一个月的精心照顾下,她现在偶尔会有点意识,但因为身体多处骨折,尚不能进行下一步手术。市中医院主治医生说,毛喜梅能够活过来,算是创造了一个奇迹,她太坚强了。

三次车祸中先后失去四位至亲

 

事实上,坚强,一直都是毛喜梅最显著的生命底色。从20岁到62岁,面对生命的多次不幸,她都选择坚强面对。尤其是在三次车祸中先后失去四位亲人,她依然傲然挺立。毛喜梅的女儿刘瑞娟,向记者讲述了她家此前发生的三次车祸。

第一次车祸发生1986年,毛喜梅在这场车祸中失去了丈夫。当年秋天,丈夫骑自行车带着儿子,从濮阳县到范县毛喜梅的娘家办事。在去范县的路上,被一辆施工车带倒,施工车又往后倒了一下,丈夫不幸被车轧死。临死前那一刻,他拼死将儿子推了出去。

第二次车祸发生在1996年,毛喜梅在这场车祸中失去了小女儿。丈夫去世的时候,毛喜梅还身怀六甲,几个月后,小女儿出生。毛喜梅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含辛茹苦,眼看小女儿已经上了小学。谁知,1996年,9岁的小女儿在上学路上遭遇重大车祸,被一辆大车撞死,小小年纪就夭折了。丈夫去世,女儿又永远离开自己,毛喜梅哭得痛不欲生。经受了小女儿去世的沉重打击,毛喜梅的身体大不如前。但是,儿子和大女儿还要靠自己,一家人不能就此一蹶不振,毛喜梅继续坚强地挺了过来。

第三次车祸发生在2002年,毛喜梅在这场车祸中失去了儿子和儿媳妇。此时,毛喜梅的儿子已经结婚,并有了孙子。但谁知道,又一场车祸毫无征兆地来临了。2002年,毛喜梅的儿子和儿媳妇骑着三轮车在清丰县南环路上拉货,被一辆大货车撞倒,夫妻俩双双殒命,为毛喜梅留下一个1岁多的孙子。

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噩耗传来,全家再次陷入悲痛。此时的毛喜梅,眼泪早已哭干,她反而安慰起正上高中的女儿来。如果不是车祸,夫妻两人、三个孩子,再加上孙子,这该是多么完整的一个家庭啊。而今,丈夫走了,小女儿走了,儿子、儿媳妇也走了,家里仅剩下了毛喜梅和大女儿刘瑞娟以及1岁多的孙子。正上高中的刘瑞娟,决定辍学帮母亲抚养侄子,毛喜梅坚决不让刘瑞娟辍学,说即使再苦再难也要供她上大学。

但刘瑞娟实在太心疼母亲,就背着母亲没有报名参加高考。毛喜梅知道后,平生第一次大骂了刘瑞娟。在毛喜梅的逼迫下,刘瑞娟含着眼泪,报了一所民办大学。“我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强的人。”刘瑞娟说。

她告诉记者,妈妈毛喜梅生命中遭遇的不幸,远远不止这几场车祸。出生于范县濮城镇毛岗村的毛喜梅,自幼生活困苦、母亲早逝自不说,20岁时一场怪病还让她的双腿不停腐烂,导致她有好几年不能行走。后来,靠着一个偏方,毛喜梅慢慢从瘫痪中站立起来,并且嫁到了濮阳县户部寨乡许姚村。想不到,儿子1岁多的时候,因为误将颜料当水喝到肚子里,导致食道被烧坏。自此,毛喜梅踏上了带儿子求医的路。她在安阳市各大医院奔波,但医生们都告诉他,儿子活不过来了。但毛喜梅没有放弃,她将儿子带回家,一口水一口水地喂儿子。也许是母性的光辉感染了上天,儿子竟然慢慢好了。

丈夫出车祸去世后,家里仅获得2000元的赔偿。毛喜梅被丈夫生前的工厂照顾,有了一个工作,每月几十元,远远不够家庭的开支。她晚上上夜班,白天捡垃圾维持家用。后来工厂效益不好,她索性辞掉工作,专门捡垃圾。刘瑞娟记得,妈妈虽然不识字,但很重视孩子们的学习,每次发工资后,她都要带着孩子到书店买书。儿子儿媳妇出车祸时,孙子才1岁多,毛喜梅什么话都没说,默默地承担起抚养孙子的任务。刘瑞娟说,在她心里,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目前最缺的是“熊猫血”

 

车祸,好像与毛喜梅有“不解之缘”。三次车祸失去四位至亲并没有将她打到,但2018年发生在她自己身上的这场车祸,却将这位坚强的妇女彻底击倒。

刘瑞娟说,她今生最后悔的事情,是同意母亲去做环卫工。这一生,她最佩服的是母亲。上大学时,刘瑞娟遇到了现在的丈夫韩鹏飞。韩鹏飞是河北人,当年两人谈恋爱时,刘瑞娟就明确告诉韩鹏飞,如果想和她在一起,就必须要跟着自己回濮阳照顾毛喜梅,并且供侄子上学。韩鹏飞毫不犹豫地跟着刘瑞娟来到濮阳。这些年,二人虽然工作一直不固定,但养家糊口也没啥问题。一家人还在东方花园小区申请了一套廉租房,这样的日子说不上多么富足,但在刘瑞娟看来,也算是对母亲最大的安慰了。

但毛喜梅是个闲不住的人,她要么出去捡垃圾,要么去找其他工作。2013年,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招聘环卫工,毛喜梅也报了名并顺利通过。看到母亲能在家门口找个工作,刘瑞娟和丈夫也都支持。毛喜梅非常珍惜这份工作,每天早出晚归,兢兢业业。但谁会想到,2018年,竟然会出这样一场车祸呢!

母亲出车祸以后,刘瑞娟身心俱碎。她和丈夫韩鹏飞都辞掉了工作,一心一意照顾母亲,毕竟,昏迷不醒的母亲时刻离不开人。每过一个小时,她都要给母亲翻一次身,伺候母亲大小便。母亲的血型异常,刘瑞娟在医院、血站间奔走,为母亲募集“熊猫血”,平时只要见人,刘瑞娟就打听对方血型。母亲住院到现在,已经花去了20多万元,除了肇事者支付一部分外,都靠刘瑞娟和韩鹏飞在外面借。

刘瑞娟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母亲能够活下来、能够醒过来,哪怕一辈子照顾母亲,她都愿意。令刘瑞娟欣慰的是,在自己和丈夫的精心照料下,母亲慢慢有了意识,现在能简单回答自己的问题。刘瑞娟一再向记者强调,她最想让记者将母亲的坚强事迹写下来,并不需要大家给他们捐钱。她同时也说,如果谁是“熊猫血”,也就是Rh阴性血,并且愿意捐献的话,可以帮帮他们。现在,医院这方面的血严重不足。老人的遭遇让人痛心 一滴血、一份情 如果您也是B型Rh阴性血的拥有者 请尽快联系老人家属电话:18539325580 帮帮老人!!!

文章来源:濮阳早报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业互联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商业互联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邮箱:hcmmt@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