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微信 注册登录
18039370696hcmmt@qq.com

乡村文学品读白俊峰散文《老屋》

2020-02-13 12:01:18   

作者:白俊峰

好几年没进老家的屋门了,自从十年前母亲搬进城之后,老屋就空在那里没人住了,院门一直锁着,虽说每年也回老家两趟,但从没进过院门,回家都是在每年的清明与大年三十,在给父亲和祖先们上完坟之后便匆匆返回城里,甚至都顾不上绕一下路过去看上一眼。

这次老家的一个亲戚给儿子办婚事,大家都忙于工作,只有我代表全家来喝喜酒,午饭后驱车赶到亲戚家,院子里已是人来人往,猜拳喝酒声与小孩的打闹声连成一片,久不回老家,许多昔日的小孩都长成半大小伙,有些已叫不上名字了,见到以往的伙伴们感觉也有些生份,只有互相客气的握握手仰或点点头,算是已打过了招呼。

刻意的找着一些上了年纪的叔叔、大爷与婶子们问好,他们热情的回应着我含笑真挚的问候,并一一问我母亲的安,让我给母亲带个好,面对父辈们的关怀,心中忽然滋生出许多的感动来。 屋内很闷,烟草味,酒精味还有一种劣质旱烟呛人的气味,让人窒息般难受,我只能托辞告别那些正开着善意玩笑的乡邻而抽身离开。

时间尚早,屋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飘起了雪花,地上已薄薄地覆盖了一层,我百无聊赖的沿着村道漫无目的地行走着,不时回应那些擦身而过的热情问候。家乡的人们还是那样淳朴、憝厚与热情。只是在他们眼中,我已成了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了。

不知不觉中我竞转到了老屋的院门前,老屋是三十五年前盖的,那时候父亲还健在,典型的西北民居,两扇锈迹斑驳的黑色大铁门连着围墙把它围成一座小小的四合院,一把大铁锁孤零的悬挂在门上。给母亲打了电话得知藏放钥匙的地方后,取下钥匙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打开锈迹斑斑的铁锁,推开吱吱作响的两扇铁门,我走进院中,迎门两颗我当年亲手栽下的云杉早已长成大树,立在瑟瑟的寒风中,我们离开的时候,只不过人把高一点。

院中杂草丛生,黄蒿遍地,满地的落叶在风雪中打着旋儿,漫天飞舞的雪花更加衬得院中的苍凉。我的心中不禁一怔,一股酸楚一下弥漫上来,轻轻踏开脚下的荒草,仿佛怕惊醒了熟睡的婴儿,来到主屋,房门应手而开,入眼帘的首先是堂屋中央的八仙桌和墙上的那付中堂,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我的脚步声惊起了屋内的一只麻雀,它尖锐的呜叫声似乎在预警着我的无端闯入,被翅膀带起的尘土纷纷扬扬的落下,屋子的一角也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乌黑溜圆的小眼珠望着我一动不动,我昔日拙劣的字画依旧挂在墙上,那个悬挂在墙上的摆钟早已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的定格在那里,上面布满了破败的蛛网,似乎在诉说着岁月的沧桑,每件家俱上都落满了厚厚的尘土与麻雀的爪印。

取下墙上的玻璃镜框,吹掉上面的尘土,里面的照片整齐有序的排放着,把以往的记忆和许多的悲欢离合永远定格在那里,沉思良久,我终于还是把它挂回原处,因为这一切,都属于老屋。

厢房里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到处都是尘土与随风飘荡的蜘蛛网,地上被老鼠啃过的旧书与一个个鼠洞让我的心刺疼,这是我住了十多年的小屋,在这里曾留下过多少的快乐与悲伤啊!如今已是今非昔比,竞被老鼠占领.,而我竞成了一个外来的侵入者了,厨房里只闻呛人的尘土味而不见昔日油泼葱花那令人荡气回肠的香味,我揭开落满灰尘的锅盖,里面只是铁锈和那一幕幕令人心酸回忆。

因年久失修,房子的有些地方墙皮已剥落,但老屋依旧倔强的立在岁月的风雨中,只是身架己不再挺拔,它像一座丰碑,虽然历经风雨,有些残缺,但永远不会倒下,它承载着我全家所有成员的成长历程与喜怒哀乐,它记录着家中发生的点点滴滴,它目睹了家中的一切生离死别,它给了我们温暖的记忆,它给了我们对过去艰苦岁月的缅怀,它给了我们对未来美好曰子的憧憬与向往,它让我们如何学会健康成长,它是一把永远撑起的巨伞,为我们遮风挡雨阻雪。

而我们早已遗弃了老屋,远离老屋里的一切记忆,它像一位老人般孤独的立在风雪中等待归来的游子,它愿倾听我们内心的挣扎与欢唱,它其实就是我的父亲与母亲,而我们,竞然疏忽了他们,竞然忍心将他们抛在凄风冷雨中,让他们饱受思念与牵挂的煎熬?踏着脚下的这片土地,不禁思潮翻滚,往事历历在目,一切犹如昨天,儿时的点点滴滴早已在心头打上了深深的烙印,永生不会淡去!这里是祖辈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而今我已远离了这里;我们当初选择了离开,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现在我们生活好了,却竞然忘了依旧呆在原地日渐老去的父母么?

迷茫中我看到了一个少年,着简单的行装孤独外出的身影;他的身后是留在雪地两行孤单的脚印他历经万难,克服挫折,用一种来自于农民的特有的勤劳、淳朴与不懈的努力,跻身于别人的城市,用自己逐渐坚实的肩膀扛起希望和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撑起头顶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恪守着诚实和信任,忍受着冷漠和孤单,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支持他实现这一切的动力,都来自脚下的这片土地;因为他的血液中,早已融入了这片热土的灵魂!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了,而雪花依然飘飘洒洒,眼中忽然有泪涌出,回望身后,雪地上留下的依然是一行孤独的脚印,一直通往老屋的院门。可此刻我的心中却已不再感到孤独!我终于决定,明天暂不回城,把老屋打扫干净,以我的努力,还老屋一片宁静清爽的天空,让老屋以及故乡的人不再当我是个客人。

我是老屋的主人,我的根在这里,无论走多远,我永远是故乡走出去的游子,是父母最值得骄傲的儿子。老屋永远在我心中。永远是我心中不倒的丰碑!

(爱心中国网推荐文学)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陕西禧福祥品牌运营有限公司向西安高新医院捐赠24万元防护物资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