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正文

打鸟恶报,从此不敢再打鸟

  学生时期,我是不信神佛因果的,认为那都是迷信骗人的东西。一九六○年,从广州回家务农。当时的农村,“迷信”已被破除得一干二净,佛经和一切善书更是杳无影踪,青少年都相信“科学”,我也不例外,买回一枝风枪,经常在田野间、树丛边、伏击鸟雀,以射杀鸟类为乐,见到雀唱枝头,一弹射去,雀儿便应声倒挂在枝头,鲜血直流,过了很久才坠落,眼睛还睁得大大的。鸟雀杀得多了,不论我去哪里,鸟雀一见到我就老远飞逃,无知的我还以为自己身上有了“杀气”并引以为荣。后来自己渐渐感到良心不安,才不杀鸟雀了。

  二年后,我肛门内生了五六个痔疮,常常作痛,就请来医生治疗。治疗方法是用腐蚀性很强的药水注射到痔核里,将痔核一个个腐蚀掉。因为药水里含有砒霜,注射不到五秒钟,我就感觉心跳异常急促,呼吸开始困难,接着眼前发黑,昏死过去……过了半个多钟头,才渐渐苏醒过来,原来医生误将含砒霜的药水注射进了痔内静脉血管里,而静脉血管直通心脏,我已经从死亡边缘走了一遭,这是我第一次尝到死亡的滋味!那次治疗以失败告终,而注射的针孔,因为腐蚀剂的作用,十八个年头都不能闭合,就像一条小管道从痔外插进静脉血管,鲜血一滴滴往外流,断断续续流了十八年!

  我又请了另一位医生,是某大医院的高级痔科专家,他用的是结扎法,用药制细绳将每个痔核的根部扎紧,让痔核自己枯死脱落。七天过后,痔核一个个枯死脱落,血也不流了。可是过了半年左右,痔疮又一个个重新生出来,这次治疗又白费了!鲜血依旧每日流一大堆,随之而来的是种种“慢性失血”的病症。

  就在这时,村里来了一位外乡痔医,他的治疗方法是在痔核上敷药油,七天后包痊愈。可是他将药油一敷上去,马上就流出血来,血越流越多,将药油全部冲掉,最终失去效用。更意外的是,痔核开始作痛,就像火烧刀割一样的难受,鲜血流出,染满了床褥和衣服。在痛苦翻滚的过程中,我发觉提高臀部,将头俯下“倒吊”的姿势可以减轻一些痛苦,于是叫人把三张厚棉被叠成一个高垫,我爬到上面俯伏,将头倒吊下来,这样才能稍为喘息一下。如此这般,不知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每天吃饭睡觉都是在这种姿势中进行,竟同死后倒挂在树枝上的鸟雀一模一样!这不是活生生的现世报吗?

  回想起以前射杀鸟雀的种种残忍,我开始醒悟,下决心将功赎罪,把自己的命运改善过来!于是我托知己的朋友帮我买物放生,天天都不放过放生的机会,同时尽自己最大能力施贫济困。说也奇怪,自从放生行善之后,痔疾痛苦开始慢慢减轻,流血也逐渐减少,约经半年时间,身体竟然好转,可以自由行走了!之后我更兴奋地利用每一次机会行善积德,年年月月,持之以恒,直至去年春天,患病部位才停止流血,完全康复,前后历经十八年之久!七年前,我幸运地来到香港,接受佛法后,更坚强了自己的信念:终生行善积德,利物利人!(文章来源中国反色情网公众号)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商业互联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商业互联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邮箱:hcmmt@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