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微信 注册登录
18039370696hcmmt@qq.com

濮阳文化网推荐当代王晨百文学名著《兄弟在北京》连载12

2019-06-26 19:03:54   

濮阳县中学,下午放学铃声响起,男女学生争先恐后地涌出教室。刘一晨吃完饭,呆坐在寝室床铺上发呆。梁思语疾步走进来,“兄弟,找你半天,你不在班里看书,坐在这儿发生么愣。”刘一晨一脸失意,“睹物思人,瞅见那张空桌子没心情学习。”梁思语说:“去方晓雯家把她请回来。”刘一晨泄气地说:“她现在恨我,肯定不愿见我,恐怕去了也叫不回来。”梁思语说:“去了才知道结果,平常心对待。”刘一晨说:“见着人家父母多尴尬啊,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梁思语说:“这不是还有我么,兄弟帮你打圆场,放心去吧。走,骑上我的驴去她家。”刘一晨说:“我不知道她家具体位置在哪儿。”梁思语弯腰开了摩托车锁链,“脸上有张嘴,不能到村里问问。”梁思语推出摩托车,刘一晨无动于衷地坐在床上。梁思语说:“走啊,还用驾你起来吗?”刘一晨出门落锁。梁思语发动摩托车,“上驴,咱们快去快回。”刘一晨坐在后座上,梁思语驾驶摩托车慢慢驶出校园。

  校园外,刘一晨在路摊上买袋香蕉,梁思语加快油门向北驶去。刘一晨说:“老三,慢点开,跑那么快干啥,道路这么窄,当心找事。”梁思语十分自信地说:“咱的驾车技术,你放心,厉害的很,再开快点,让你感受一下刺激。”摩托车油门加到最大,车子飘一般地向前窜去。梁思雨兴奋地高喊,“方晓雯妹子你等着,你的情人马上来你们家认丈母娘,叫你老妈快点准备晚饭,好吃好喝好招待上门女婿。”刘一晨说:“哎呀,你个老三,真疯了。”

  村口,梁思语放慢车速,“兄弟,下车问路。”刘一晨说:“往前边走点再问,村里小孩多,你慢点骑驴。” 刘一晨下了摩托车走到人群中询问一位老人,“大爷,请问一下,你们村哪片姓方的人家比较多?”老大爷说:“啊,声音大点,耳朵不好使,听不清。”刘一晨说:“咱们村里哪片姓方的人家多?”老大爷说:“顺这条路往前直走,到了西边村头,那片都是姓方的。”刘一晨说:“谢谢您啦,大爷。”两人一直朝着西边走去。村子西头,连着一条南北水泥路。四个孩童在路旁玩耍。刘一晨问路,“嗨,小朋友你们好!有谁知道方晓雯家怎么走?”有个小女孩上下打量刘一晨,“你找晓雯姐有啥事?”刘一晨面带微笑地说:“我和方晓雯是同班同学,请她回学校。”小女孩说:“我知道她家在哪儿,跟我走吧。”刘一晨说:“谢谢你啊,小妹妹。”东南角仅有一户人家,小女孩往南一拐弯,跑进大门里边。梁思语在路西边停住摩托车,“嘿,居然不费吹灰之力找对地方,这叫女婿认家门,轻松找对门。”刘一晨说:“老三别瞎说,一会儿人家父母见着我不赶走便是万幸。”梁思语说:“你想多了,说不准晓雯爹妈看见女婿上门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赶你走。”

  路西旁是一方池塘,池塘里边长满荷花,荷叶硕大,绿的精神。梁思语蹲下身子,捡起两个土块,投在池塘里,“瞧瞧人家这块风水宝地,多有诗情画意。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女婿好坏不在相貌美丑,关键是要及时带礼物看望丈母娘。”刘一晨说:“哎呀,你个老三,胡说八道,满嘴放炮。”

  方晓雯家中。小女孩站到院里喊道:“晓雯姐在不在家?”一个中年妇女走出厨房,“你姐在屋看书呢,妮儿,你有啥事?”小女孩说:“大娘,有个男生找晓雯姐,说是晓雯姐同学。”方妈进屋,“闺女,你同学来找你,出去见见。”方晓雯说:“哦,知道啦。”方晓雯来到院子里,蹲下身子,“妹妹,门外来了几个人?”小女孩说:“两个。”方晓雯问:“穿的什么衣服?”小女孩说:“西装。”方晓雯说:“个子高不高?”小女孩说:“一个个子高,一个个子低。”方晓雯点点头,“哦,我知道他们是谁了。”方晓雯站直身子,“妈,我不出去,肯定是刘一晨来了,你替我打发他走吧。”方妈说:“这样做,合适吗,人家来了,总该见一面不是。”方晓雯撒娇地说:“妈,我都说了,不想见。”方晓雯转身回屋。方妈解下围裙,走出来两手叉腰站在大门口,目视池塘边的两个年轻小伙子。两人朝大门口走近几步。梁思语说:“阿姨好!我们是晓雯的同班同学,我叫梁思语,他叫刘一晨。”刘一晨说:“阿姨您好!”

  梁思语说:“我们来看看晓雯,请晓雯回学校,顺便给晓雯带了点水果。”刘一晨向前伸手递袋水果,“阿姨,一点心意,您请收下。”方妈没接,用平静的眼神瞅向刘一晨,刘一晨尴尬地原地站着。梁思语从刘一晨手里拿下水果袋,搁在方妈脚边。梁思语拉刘一晨的胳膊后退两步。刘一晨低头看地。梁思语说:“阿姨,刘一晨知道自个儿办错事,特来赔不是。”梁思语用眼角余光扫向刘一晨。刘一晨说:“阿姨,对不起,我错了。”方妈叹口气,“今年是我女儿第二年复读,你却在这关键时刻弄出这档子事,晓雯考不上大学,一辈子不就完了。你这孩子,不好好学习,怎么想的。”刘一晨脸生愧意,“我对不起晓雯,请阿姨原谅,也请晓雯原谅。希望晓雯能够重回学校,麻烦阿姨多给晓雯做做思想工作。”方妈说:“知道错就好,回去好好学习。我闺女没事,不用你操心。”梁思语说:“阿姨,我们能见见晓雯吗?”方妈态度缓和,“行,到家里坐会儿吧。”刘一晨说:“不进了,门外见见就行。”

  方妈点点头,转身回到家里,“晓雯,出去和你同学见见面,我看那孩子没那么可恶。”方晓雯难为情地,“妈——”方妈说:“女儿,去见见他,我在你身边站着助阵。”方晓雯摘下厚厚的眼镜放在书上,随母亲出了大门。

  大门口。梁思语说:“晓雯,在家感觉怎么样?”方晓雯说:“比在学校好多了,家能放心,在学校恐怕不安静。”刘一晨说:“雯姐,你回学校吧,学校学习气氛好。”方晓雯生气地说:“你不在学校读书,跑我家干吗?”刘一晨说:“对不起,雯姐,我来请你回学校。你肯回学校,我愿意离开,不影响你读书。”方晓雯说:“你们走吧,我不回学校。妈,没别的事,我回家了。”方晓雯转身进了大门,方妈后脚跟了进去,“晓雯,闺女……”

  作者简介:王晨百,河南人,记者、编辑。著有长篇小说《河清之洗》、长篇小说《兄弟在北京》、电影剧本《下辈子做你的新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濮阳文化网推荐当代文学名著《兄弟在北京》连载11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互联网